• 事实上,写这篇文章的日子还没到夏天。但最近经历了一些事,让我很想说一说,哪怕是说给自己听,哪怕是说给空气中那个问号听。事实上现在已经凌晨1:33分了,我仍在写字。尤其是刚才看了我之前写的拖延君离开我的故事,内心似乎有一些喷涌而出的情愫。拖延君离开我好几个月了,突然间怪想他的,我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拖延军给遗忘了。但是我没有遗忘的是拖延君对我的很多嘱咐。

    拖延君走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我很感谢那天我写下来拖延君这个故事,写完这个故事以后,奇迹就发生了。我拿到了人生当中我觉得内心最充盈、最向往的一份电影行业的,还是行业龙头老大的offer。曾经在几个月前,虽然我仍然挣扎在新工作、新岗位、新环境当中,但我内心无比地强大,我感觉我就像一块发烫的基石,黑油油的光滑的表明和不断发烫的内核。虽然工作很累很辛苦,但我奇迹般地逃离了那所另我生不如死的单位。我仿佛获得了新生。所以我做了这么几件事:

    1.我新做了一个纹身,在我的后背,一对翅膀,灵感来自《黑天鹅》;

    2.我克服了我上班迟到的坏习惯,做到了按时打卡,按时交稿;

    3.别人在网上能搜到我的文章,上了头条,也拥有了10万+的文章;

    4.许多朋友因为知道我的新工作,开始抱大腿,不联系的也开始联系;

    5.我的业务能力和人品都在新单位得到了一定的肯定,有人开始主动跟我坐盆友;

    ok,这一切看起来都好美,直到这个梦想似乎又被无情的社会规则所践踏了。在几个星期前,我的最爱的工作开始出现了各种变数,尤其是当我觉得一切开始步入正轨,我终于得到领导的肯定,我终于也开始能拥有我的一片天空的时候——我被解雇了。

    于是我认为整个事情都是荒诞的,还有我不想去思考这个事情的阴暗面,比如说是我的问题导致的……那些事情的起因。一个阴暗的版本很可能是这样的:

    1.我错信了我的朋友,很傻很天真,还那么拼命地为他干活,结果对于别人我屁都不是一个;

    2.我的领导根本看不上我,他是为了做一个favor,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3.我从体制内出来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软肋在攻跟别人的长项,得不偿失,还吃力不讨好,学历、资质都用不上,别人看我没有社会经验就把我当成一个shit;

    4.我还因为这份工作得罪了我的老公,失去了我做合格妻子的身份,老公开始嫌弃我不能做家务、做饭,在生活上累得不可开交,工作和家庭两败俱伤;

    5.而此刻我又要开始找工作,求人,各种投简历,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就像美梦惊醒一样。现实仍然是残酷,甚至我的做猎头公司的朋友都不看好我,不想给我推荐工作,说我做不成BAT,做不成大平台,只能混小公司。哦对,还有一条,连我们公司的实习生都跑过来告诉我嘿老板我的工作找得比你好,是央视哦。

    所以这一切最坏的version也不过如此。是的,拖延君虽然走了,但拖延君带给我的心灵自愈能力还在起作用。目前的状况是,我又要开始找工作了,好,长舒一口气,找工作,内推,更新简历,求人给我写专家推荐等等。但是,这一切也许正是一切开始好转的开始。有人这么跟我说,如果事实不是给你当头一棒,有可能你还沉浸在对现实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中。

    同时,还有人嘲笑我的工资低到不如一个工作了2年的90后。而我今年已经31岁了。

    ok,这些都ok,如此以来,那我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因为我原来以为我已经站得高、看得远了,但我其实仍然还在很底的起跑线上。所以,把事实撕碎了看,就是那样,就是说明我30岁了从体制内走出来,根本是个错误的决定吗?哦,不,不是的,起码现在的我,比在体制内的我有干劲、有自信、有勇气,甚至别人已经开始觉得我的价值绝对不止目前的这个薪水级别。所以我应该感恩,感恩市场上甭管有多少情况我会掉进一个深坑里,但是,每次都有人看到我闪光的地方,他们虽然有时候会嘲笑我,但是他们仍然在某种程度上,向我伸出了援手。他们告诉我,真正的我可以卖到的真实的价钱。也就是,知识的价钱,学术的价钱。

    当然,现在依然还有很多自以为是,觉得他们自己过得很好的人,看扁我。正如很早很早的时候,就有人觉得我根本在北京待不下来,后来他们又觉得我根本做不了老师,我似乎记得他说过我表达能力不行,哦对,是这样的,后来还有人觉得我根本考不上博士,后来又有人觉得我根本走不出体制外……而今天呢,今天发生了什么,我出来了,而且我做到了这些人认为我根本做不到的一切。

    人生如果不及时膨胀,真的就晚了。

    我记得我在第一次研究生毕业找工作时,我就发现这条亘古不变的找工作的基本规律——好工作永远偏向于那些自大的人。

    很多自大的人,他们的确刺伤了周边的人,但事实上,即使真的有刺伤,他们也比那些自卑的人的机会多了不止一倍。所以,这些又开始嘲笑我的,嘲笑我出了体制不能活,嘲笑我用短板跟90后去拼,嘲笑我现在工资低到90后都不如……这一切,又会在未来的半年内重新改写。是的,我不是在放狠话,也不是在给自己施压。薪水和业内的肯定,是迟早的是,只要年头够了,而我们还没有被工作压死,或者说还很坚强的活着,那么,年薪50万,100万的工作,难道还会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吗?因为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缺钱,所以我过得很好,而那些嘲笑我工资低得可怜的人,才真正是被钱套住了的人。而我离60岁的退休,还有一半的岁月要活。我起码还可以重来一次人生。或者这么说吧,人生又重新可以开始改写了。

    是的,当我写下这一切时,我就做了这样一个决定,我要开始自大起来了拖延君,因为我摆脱了你,而我已经30岁了,如果没有30岁之后应该有的自大,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如果我就因为一个博士挣得比一个大专但是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90后工资低就看扁了自己的话,那我还活个什么劲?写到这里我就可以去死了,然后大家可以看我上一篇的遗书,回顾我的思想历程。三篇文章,一篇遗书,就是一个死循环,太可笑。

    写过那封遗书之后,我的人生应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自杀可言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要舒适地过我的下半身,甭管我是挣多少钱,甭管跟我同岁数的人他们挣多少钱,我的人生字典里面,从来不是用金钱来衡量自己。我的敌人,永远都是自己,没有别人。想一想,我身边的朋友会因为我挣得少,而看不起我么。

    此刻,我又想起来蔡志忠说过的那番话,我此生就做好一件事,那就是漫画,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做得那么好,因为我只要有一件擅长的事,就足够我自信一辈子了。而我擅长的事情很多,看不起我的人目前都是两种人,一不愿意承认我确实比他们好,二不愿意帮我找工作,三没有能力帮我找工作。想来也不过如此。所以我靠的是从来都是自己。

    但也许,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要强的女人也许不那么有福气,因为一切的幸福都是她们自己辛苦用双手挣来的,不靠任何人,当然也包括男人。

    但,这样的幸福来得实在。这才是我要的稳稳的幸福。默默地为这次工作的变数,哭过,累过,也怨过的我。在人生这条长河里,这些都算什么呢?该来的,总会来。

  • (接上文)

    关于一封遗书

    Hi,亲爱的我的朋友们,家人们,同学们,甚至我一直很讨厌的每一个同事和单位领导们:

    如果你们有一天,看到了我写的这封信,那么我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能你们现在满脑子里除了悲痛,悲痛一个好端端地,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之外,应该也充满了疑问,为什么这样一个品学兼优,才貌双全,自信乐观的,你们认识了三十年,差不多半辈子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孩子,好妻子,好儿媳,好学生……要这样想不开,就非得用自杀这种愚蠢的方式结束自己宝贵的,年轻的,父母辛辛苦苦养大这么多年的生命。对,你们肯定内心当中有埋怨,尤其是爱我的家人,一直对我寄予很高希望的我的家人,我知道,此时此刻,你们内心一定有着很深的埋怨,因为你们怎么样都想不到,一个那么优秀的人,本来可以简简单单的,轻轻松松,以打酱油方式去工作,以躺着数钱的方式去开始自己美好的人生的人,会这么简单地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且是自己努力坚持咬牙奋斗了二十年的人生。

    而我想说的是,关于自杀的念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过,当然,起初我只觉得自杀只是青少年无聊生活,叛逆青春的一个写照而已,根本无需在意,每个青少年都有想过自杀,因为年轻嘛,没经历过什么事情,所以动不动想不开很正常的,那个时候,我还经常嘲笑自己想自杀的念头——幼稚!可笑!——简直就是高分低能的一种表现,情商可真低,一点点困难就觉得要用身体的结束来逃避!人生有什么过不了的坎,人家抗日战争时期,红军战士为了跟敌人斗争,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吃草皮,啃黄土都要坚持着两万里的长征,只为了祖国的解放的一个信念,坚持着自己虚弱的身体,还要不停地与敌人战斗。而你,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互联网大爆炸,O2O,新媒体盛行的信息时代,养尊处优的现代女性,就为了一些鸡毛蒜皮,微不足道的原因,走上结束自己生命如此低级,如此被人唾弃的道路,你这种行为,如何让当年为了拼得你的这一份闲适生活的新时代的红军战士死而瞑目呢?!你怎么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他们给你买房买车,拼了老命给你找工作,拉关系,好家伙,你这一下倒是简单了,他们怎么办,他们还指望着你报效祖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给他们生个大孙子或者大孙女,好,你倒好,这么一跳了事,他们后半辈子你就撒手不管了,这么不负责任,这么忘恩负义的事情,你竟然也做得出来?!!

    对吧?你们的心理我都抓到了吧?此时此刻读到这封信的你们,或者在我的追悼会上念到这些时,在座的各位,你们不要不承认,你们除了惋惜,更多地是责备,因为自杀这种方法,在所有结束生命的方法中是最愚蠢、最低级、最自私、最不讨人喜欢的方式。所以,我接受,我接受你们的批评,事实上在我自杀之前,我也很多次地批评过自己:年轻人,不要想不开!多看看自己拥有的一切,你所谓的幸运,很可能是别人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你那么幸福,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不缺钱,也不缺时间,不缺交心的朋友和疼爱你的老公,为了你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的老爸和老妈,你要是走了,就是一个世界上最自私的混蛋!——真的,我几乎每次一有轻生的念头时我都对自己说这番话,你们不要以为就你们会责备,我也经常责备自己。可能,恰巧是责备自己的力度过猛,反而起到了反作用吧?事实上,道理我非常明白的,我都已经读书读到了博士阶段,最不缺的可能就是道理了,什么人生哲学,成功学,厚黑学,我统统读过——那么读到这里,你们肯定要奇怪,既然这样,最后是什么原因,让我还是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犯贱的方式呢?

    幼稚!!!对吧?你们脑子里反复还是这个词,尤其是主持人宣读了这么久我的这封所谓的遗书,一点内容和意义都没有,都是在这瞎鸡巴扯,洋洋洒洒说一大堆,跟所有自杀的人写的东西一样,你生前还标榜自己是个特立独行,有着独立人格的人,文字和文学功底还好,其实你讲的这些就是在废话,反正你已经死了,不用对任何人和事务负责,我们不但要给包白包,还要装样子在这里听你絮絮叨叨地讲一堆没用的废话,还得装样子地摸几把眼泪鼻涕,我呸!你算老几,我还要在你死后念你的遗书啊!活着比什么重要,死了谁还理你!早念完,早散场,我还得回家喂孩子,打游戏,遛狗,拉屎拉尿呢!

    是的,你们其中的某些人肯定会好奇我到底遇到了什么刺激,其中不乏还有一些不要脸的幸灾乐祸的人——对的,你们赢了,我死了,你们的理念终于证实是对的了,像我这样情商低又不合群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这样。吃不了一点地苦,写写论文,做做饭都能把你逼死,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对的,就是这样,你就活该!谁让你情商这么低!一点点小事都处理不了,大脑短路,我们可不像你这样,虽然我们活得像只狗,但是我们珍惜眼前,珍惜现在,不像你那么愚蠢,幼稚至极!

    关于我的死亡,其实我自己也蛮惋惜的,也很心痛,回过头看着一切,我也会觉得很对不起陪伴我一起成长的,关爱我的朋友和家人。可是,你们要知道,这一切不是就那天那一刻我突然纵身一跃的突发奇想,我的性格和我的个性,也许是肉体,也许是精神,导致我的这种行为。因为我的灵魂,从我开始记事开始,就没有自由过,那个阳光自信大条爱健身爱减肥爱美容爱时尚的妞,其实并不是我。

    对,那个人,你们记忆中的那个人,不是我本人。

    关于我走过的这三十年,一只有那个很健康很自信很理智的人格在做为主导,那个人很完美,总是给朋友带来智慧和安慰,温暖的感觉,那个妞总是那么爱自己,看起来还挺自私,而且她总是鼓励别人多于鼓励自己,她总是对别人说你要坚强一些哦!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都不叫事儿!是啊,这些话,应该是她常常说的对吧,包括在我死前的好几天,也许你们跟她还在微信上聊天,聊孩子,聊人生,聊时尚,聊下次去哪里旅游等等对吧,你们怎么也想不到前两天还逗你们开心,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那个妞,今天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小盒子里的一坨死灰。她在朋友圈里发的美食照片,和她热爱生命努力锻炼的片段,还那么历历在目!

    是的,你们现在终于知道了吧?我三十年活到现在,从来都是活在那个完美女人的驱壳下,一味追求完全,追求人与心,心与环境的合一状态的妞的外壳下,我躲了好多年,隐藏了起来,每天都像旁观者一样看她的生活,看她的笑和汗水,挥洒在这个世界,看她是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学生,一个好老师,一个好妻子的……我真正地出来过的时间,没有过几次,就算我现在想骂街,想憎恨这个世界的某一刻,我依然还会给爸妈给朋友们打微信,说着哈哈哈哈好搞笑,我才没有你们那么笨呢的笑话,其实内心的我已经碎了一地了,我只是已经懒得捡起这些碎片,懒得管那个内心最真实的我。

    你们说老师很轻松,有假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要是没事做,就在家看看韩剧,打打电动,多惬意开心的事,何必要跟钱过不起,跟清闲过不去,当你真的忙到死的时候,这份清闲可能就只用生命才能买到了。其实另一个世界的我真的挺知足的,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每天都活得很充实,虽然一个假期哪里都没有去,天天在家,也跟工作起来差别不大,看很多书,做很多笔记,有点像考研、考博时那样,挺充实的,假想着拿到学位证,穿着博士服照像的那一天,我的内心依然很坚定,很雀跃。

    可关键的关键是——那个人,不是我。

    是的,我的确是心理有些问题的,不是抑郁症,就是人格分裂,或者说人格逃逸?因为很多时候,那个看似很坚强的我,也会有很脆弱的时刻——事实上,人都有脆弱的时刻,只是我不太能处理脆弱时的我,我总是一根筋绷得很紧,松下来的时候想绷紧,绷紧的时候却想松下来——是这样,这种不太好的调节能力,太要强的性格,导致了今天的悲剧。

    那么,你们会好奇,真正的我,想要的是什么?真正的我是什么性格的?如果说真的是人格分裂或者是抑郁症,那么真正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好吧。那么我就简单讲一下真实的我,包裹之下的我,到底想要的人生是什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其实很简单,真实的我,应该在毕业的时候就在电影频道实习了,而不应该去想户口这一类的问题,因为户口只需要跟一个有户口的人结婚,或者是纳税5年之后一样可以买车买房——我高估了户口对于我,是的,不是对于别人,是对于我自己的重要性,让我放弃了很多我理想的工作——好吧,如果你要说,如果选择当老师是这一切的导火索,那么你说你青春期时的想要自杀的念头,又是怎么回事?那么我想说的是,我一直生存的是拧巴的,我不想学钢琴,非让我学,我想减肥想变漂亮,非不让我减肥,我想念电影专业,非不让我念,我不想要户口,非说我必须要,我不想要孩子,非得让我要孩子——好好,那都是父母的错?他们都是为你好啊,而且就算你是这么选择的,也总比你什么都不选择,走一大堆弯路要强吧?对,你是对的,这一点我很感激父母,因为他们明智的选择,让那个妞真的很完美!我其实也很欣赏她的完美性。可是,我一直存在着,导致了那个完美的妞的自卑。是自卑,断送了这个完美妞的完美生命。

    是的,我想说的真的是自卑。我愿赌服输。因为是自卑打败了我。自卑的我战胜了那个过于完美和自信的我,让我对未来不报希望了,在完美生活之下催生的则是越来越自卑,越来越觉得无地自容,离所要的生活越来越远的那个我。

    我想要什么生活?你们肯定会问。

    我想要的生活,就是那个现在可能一个月只挣三四千,只够付房租,围着一堆导演、电影人团团转,没有自己生活的苦逼的小副导或者小制片。或者,干脆我就不想送什么礼了,也不想讨好任何人,也不想写什么博士论文,就每一天能看看韩剧,键键身,把自己打造成玲珑腰身,美丽容颜的不老传奇的人,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我就是我。我不可以选择生,我可以选择死。我喜欢苦逼地活着,不喜欢天天养尊处优,那种富太太闲适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就喜欢累死在我喜欢的事业里,岗位上。我喜欢的事业,是拍电影。是跟电影相关的任何工作,甚至是电影院检票的检票员。可是我已经是博士了,离那个很市井,很卑微,很小强的自己,远了,我要得更多,对,那个完美的妞想要得更多,想要得更多,失望也越大。所以,逐渐背离了自己的内心。所以,最后被自己卑微的,妒忌的那个自己,杀死。

    说到这里,你们渐渐明白了吧,只有苦中的乐,才是乐,乐中的苦永远只能是苦,是的,对我而言是这样。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们也烦了,我也烦了。反正,我已经死了,说再多也没有用。我最后想说的是,也许,死才是真正的永生。

    最后,要谢谢你们。给了我生命的爸妈,和每一天都在陪伴我的朋友们。我辜负了你们,对不起。我的灵魂,也会被我自己,深深谴责,而在地狱饱受曾在世的那个我的折磨。

    希望你们未来一切都好!要从我的卑贱的死亡中,吸取你们人生的价值和精华,好好的活着。

    爱你们!

  • 前言

    如果不是拖延君一开始进驻了我的身体,而后在我多年的努力下与他相安无事地相处,并且表面上就像两个运转良好和谐共生的部门一样,但是最近我看了许多书,就是这个夏天,我哪里也没去,我仅仅只是每一天,打开了一本又一本的书,让书、运动和中药,陪伴了我整个夏天(对,我知道这样听起来像是一个不怎么精彩,而且还有些痛苦的过程),忽然有一天(没错儿,就是今天),拖延君跟我说,我们不合适,散了吧,起身就慢慢地走出门外,是的,慢慢地,并不是像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了像箭射出去一样“嗖”一声的逃跑,而是静静地,我看着他的背影,他缓缓站起来,拍拍衣角的灰尘,然后,不慌不忙,镇静地一步一步,走向大门,并且走了出去。如果不是我,他可能不会那么简单地离开,因为我其实是个不太容易改变生活习惯的人,虽然不算是一个爱做计划,每天都用任务驱动去生活的人,但也拥有着三十岁妇女那种对简单生活文艺小日子的追求的拖沓的心。好的,如果不是这一切就这样自然地发生了,我也不会打开这个尘封已久的博客,不会只是随性地,简单地,不加任何逻辑思考,不加任何社会价值观,全知视角的,仅仅只是想起写作,想写了,想对自己,对这个世界说点什么,让自己的思维流毫无遮掩、毫无避讳地一泄而出。我也想看看,如果不是写论文,不是写报告,不是写教案,仅仅只是写,写自己,写生活,写看到的、听到的你们……我还能写多少,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准确而直白地写出自己最想说的话吗。

     

    有关拖延君跟我的故事

    拖延君起初是一个好东西,让我把最不想干的事情放到最后,只做哪些琐碎的无聊的事但是我很爱的事,例如,拖个地,逗个猫,收拾衣服,甚至是看看电视剧,对着窗外发会儿呆……对对,这些看似就是在打发时间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些看似细小而毫无意义的事情竟然组成了我的兼具传奇而又合理性的一生。拖延君总是在我身边念叨,看书写论文,拜访领导,拉关系这种跟事业相关的事,还是留到心情好的时候再做吧,否则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做这些事,也没什么质量!记住哦,过程不快乐,结尾也不会快乐。——事实上,我相信拖延君的这番话是有道理的,否则他不会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了四年,并且让我四年来除了考上了博士,其他方面毫无任何我自身能够认可的起色,并且,最悲催的是,我忘了自己是谁了,我忘了原来写这个博客的那个人,虽然我依然还叫糖疯糖心,但是我已然已经不是好多年前,你们记忆中的写博客的我。是的,我承认,拖延君让我看到了我作为一个人最真实的所在,我的生命的信念,其实根本不是每天赚了多少钱,不是发了多少篇核心期刊论文,不是学历,更不是领导的赏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所以我都把跟这些有关,跟提高生活质量有关的东西,统统束之高阁,觉得我不需要他们,于是不管不问,于是拖延,于是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的单位里,插科打诨地坚持了6年——是的,你没有看错,是6年,不是6个星期,不是6个月,是6年。

    关于这6年,我不想多回想多说什么,痛苦的事我不愿意去回想,我只是当下,此时此时,我对这个单位,这份工作,仍然心存感激的。因为它给了我所有做那些看似琐碎但对我又很重要的事情的时间。我只需要,在明年的这个时候,悄悄地,就像拖延君离开我时那样,离开它就可以了。所以我们不谈它,那些都不重要。

    我想谈的是,拖延君到底带给我什么,拖延君,作为一个没有人会喜欢,甚至某些人还写了一本又一本的书教大家如何抛弃他,打败他,把他拍到沙滩上……等等,他,带给我了什么样的生活体验,什么样的世界,以及我与这个世界的对话和思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