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实上,写这篇文章的日子还没到夏天。但最近经历了一些事,让我很想说一说,哪怕是说给自己听,哪怕是说给空气中那个问号听。事实上现在已经凌晨1:33分了,我仍在写字。尤其是刚才看了我之前写的拖延君离开我的故事,内心似乎有一些喷涌而出的情愫。拖延君离开我好几个月了,突然间怪想他的,我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拖延军给遗忘了。但是我没有遗忘的是拖延君对我的很多嘱咐。

    拖延君走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我很感谢那天我写下来拖延君这个故事,写完这个故事以后,奇迹就发生了。我拿到了人生当中我觉得内心最充盈、最向往的一份电影行业的,还是行业龙头老大的offer。曾经在几个月前,虽然我仍然挣扎在新工作、新岗位、新环境当中,但我内心无比地强大,我感觉我就像一块发烫的基石,黑油油的光滑的表明和不断发烫的内核。虽然工作很累很辛苦,但我奇迹般地逃离了那所另我生不如死的单位。我仿佛获得了新生。所以我做了这么几件事:

    1.我新做了一个纹身,在我的后背,一对翅膀,灵感来自《黑天鹅》;

    2.我克服了我上班迟到的坏习惯,做到了按时打卡,按时交稿;

    3.别人在网上能搜到我的文章,上了头条,也拥有了10万+的文章;

    4.许多朋友因为知道我的新工作,开始抱大腿,不联系的也开始联系;

    5.我的业务能力和人品都在新单位得到了一定的肯定,有人开始主动跟我坐盆友;

    ok,这一切看起来都好美,直到这个梦想似乎又被无情的社会规则所践踏了。在几个星期前,我的最爱的工作开始出现了各种变数,尤其是当我觉得一切开始步入正轨,我终于得到领导的肯定,我终于也开始能拥有我的一片天空的时候——我被解雇了。

    于是我认为整个事情都是荒诞的,还有我不想去思考这个事情的阴暗面,比如说是我的问题导致的……那些事情的起因。一个阴暗的版本很可能是这样的:

    1.我错信了我的朋友,很傻很天真,还那么拼命地为他干活,结果对于别人我屁都不是一个;

    2.我的领导根本看不上我,他是为了做一个favor,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3.我从体制内出来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软肋在攻跟别人的长项,得不偿失,还吃力不讨好,学历、资质都用不上,别人看我没有社会经验就把我当成一个shit;

    4.我还因为这份工作得罪了我的老公,失去了我做合格妻子的身份,老公开始嫌弃我不能做家务、做饭,在生活上累得不可开交,工作和家庭两败俱伤;

    5.而此刻我又要开始找工作,求人,各种投简历,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就像美梦惊醒一样。现实仍然是残酷,甚至我的做猎头公司的朋友都不看好我,不想给我推荐工作,说我做不成BAT,做不成大平台,只能混小公司。哦对,还有一条,连我们公司的实习生都跑过来告诉我嘿老板我的工作找得比你好,是央视哦。

    所以这一切最坏的version也不过如此。是的,拖延君虽然走了,但拖延君带给我的心灵自愈能力还在起作用。目前的状况是,我又要开始找工作了,好,长舒一口气,找工作,内推,更新简历,求人给我写专家推荐等等。但是,这一切也许正是一切开始好转的开始。有人这么跟我说,如果事实不是给你当头一棒,有可能你还沉浸在对现实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中。

    同时,还有人嘲笑我的工资低到不如一个工作了2年的90后。而我今年已经31岁了。

    ok,这些都ok,如此以来,那我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因为我原来以为我已经站得高、看得远了,但我其实仍然还在很底的起跑线上。所以,把事实撕碎了看,就是那样,就是说明我30岁了从体制内走出来,根本是个错误的决定吗?哦,不,不是的,起码现在的我,比在体制内的我有干劲、有自信、有勇气,甚至别人已经开始觉得我的价值绝对不止目前的这个薪水级别。所以我应该感恩,感恩市场上甭管有多少情况我会掉进一个深坑里,但是,每次都有人看到我闪光的地方,他们虽然有时候会嘲笑我,但是他们仍然在某种程度上,向我伸出了援手。他们告诉我,真正的我可以卖到的真实的价钱。也就是,知识的价钱,学术的价钱。

    当然,现在依然还有很多自以为是,觉得他们自己过得很好的人,看扁我。正如很早很早的时候,就有人觉得我根本在北京待不下来,后来他们又觉得我根本做不了老师,我似乎记得他说过我表达能力不行,哦对,是这样的,后来还有人觉得我根本考不上博士,后来又有人觉得我根本走不出体制外……而今天呢,今天发生了什么,我出来了,而且我做到了这些人认为我根本做不到的一切。

    人生如果不及时膨胀,真的就晚了。

    我记得我在第一次研究生毕业找工作时,我就发现这条亘古不变的找工作的基本规律——好工作永远偏向于那些自大的人。

    很多自大的人,他们的确刺伤了周边的人,但事实上,即使真的有刺伤,他们也比那些自卑的人的机会多了不止一倍。所以,这些又开始嘲笑我的,嘲笑我出了体制不能活,嘲笑我用短板跟90后去拼,嘲笑我现在工资低到90后都不如……这一切,又会在未来的半年内重新改写。是的,我不是在放狠话,也不是在给自己施压。薪水和业内的肯定,是迟早的是,只要年头够了,而我们还没有被工作压死,或者说还很坚强的活着,那么,年薪50万,100万的工作,难道还会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吗?因为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缺钱,所以我过得很好,而那些嘲笑我工资低得可怜的人,才真正是被钱套住了的人。而我离60岁的退休,还有一半的岁月要活。我起码还可以重来一次人生。或者这么说吧,人生又重新可以开始改写了。

    是的,当我写下这一切时,我就做了这样一个决定,我要开始自大起来了拖延君,因为我摆脱了你,而我已经30岁了,如果没有30岁之后应该有的自大,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如果我就因为一个博士挣得比一个大专但是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90后工资低就看扁了自己的话,那我还活个什么劲?写到这里我就可以去死了,然后大家可以看我上一篇的遗书,回顾我的思想历程。三篇文章,一篇遗书,就是一个死循环,太可笑。

    写过那封遗书之后,我的人生应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自杀可言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要舒适地过我的下半身,甭管我是挣多少钱,甭管跟我同岁数的人他们挣多少钱,我的人生字典里面,从来不是用金钱来衡量自己。我的敌人,永远都是自己,没有别人。想一想,我身边的朋友会因为我挣得少,而看不起我么。

    此刻,我又想起来蔡志忠说过的那番话,我此生就做好一件事,那就是漫画,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做得那么好,因为我只要有一件擅长的事,就足够我自信一辈子了。而我擅长的事情很多,看不起我的人目前都是两种人,一不愿意承认我确实比他们好,二不愿意帮我找工作,三没有能力帮我找工作。想来也不过如此。所以我靠的是从来都是自己。

    但也许,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要强的女人也许不那么有福气,因为一切的幸福都是她们自己辛苦用双手挣来的,不靠任何人,当然也包括男人。

    但,这样的幸福来得实在。这才是我要的稳稳的幸福。默默地为这次工作的变数,哭过,累过,也怨过的我。在人生这条长河里,这些都算什么呢?该来的,总会来。

  • 生活在条条世界的马,

    因为生活在条条世界,

              不知道自己是白马?还是黑马?

              从一个格子、到了另一个格子。

           只能迟钝地行走,迟钝地吃,

     随着,“嘀”,的一声,

    迅速死去。

                                  因为它们只是生活在条条世界的条条马(码)。

  • 眷恋 - [象厂一角]

    2011-10-06

    每天我总是怀着一颗澄明的心醒来,感恩每一天的存在,感谢每一缕阳光对我的眷恋。

    回翻一篇篇博文、一张张旧照,令人唏嘘。原来,人生是这样经过的。

    或许有一天,我能回到过去,我只想亲吻每一朵我拍过的花,拍过的树叶,拥抱每一个经过我的人。

    轻声为你们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