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如果不是拖延君一开始进驻了我的身体,而后在我多年的努力下与他相安无事地相处,并且表面上就像两个运转良好和谐共生的部门一样,但是最近我看了许多书,就是这个夏天,我哪里也没去,我仅仅只是每一天,打开了一本又一本的书,让书、运动和中药,陪伴了我整个夏天(对,我知道这样听起来像是一个不怎么精彩,而且还有些痛苦的过程),忽然有一天(没错儿,就是今天),拖延君跟我说,我们不合适,散了吧,起身就慢慢地走出门外,是的,慢慢地,并不是像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了像箭射出去一样“嗖”一声的逃跑,而是静静地,我看着他的背影,他缓缓站起来,拍拍衣角的灰尘,然后,不慌不忙,镇静地一步一步,走向大门,并且走了出去。如果不是我,他可能不会那么简单地离开,因为我其实是个不太容易改变生活习惯的人,虽然不算是一个爱做计划,每天都用任务驱动去生活的人,但也拥有着三十岁妇女那种对简单生活文艺小日子的追求的拖沓的心。好的,如果不是这一切就这样自然地发生了,我也不会打开这个尘封已久的博客,不会只是随性地,简单地,不加任何逻辑思考,不加任何社会价值观,全知视角的,仅仅只是想起写作,想写了,想对自己,对这个世界说点什么,让自己的思维流毫无遮掩、毫无避讳地一泄而出。我也想看看,如果不是写论文,不是写报告,不是写教案,仅仅只是写,写自己,写生活,写看到的、听到的你们……我还能写多少,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准确而直白地写出自己最想说的话吗。

     

    有关拖延君跟我的故事

    拖延君起初是一个好东西,让我把最不想干的事情放到最后,只做哪些琐碎的无聊的事但是我很爱的事,例如,拖个地,逗个猫,收拾衣服,甚至是看看电视剧,对着窗外发会儿呆……对对,这些看似就是在打发时间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些看似细小而毫无意义的事情竟然组成了我的兼具传奇而又合理性的一生。拖延君总是在我身边念叨,看书写论文,拜访领导,拉关系这种跟事业相关的事,还是留到心情好的时候再做吧,否则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做这些事,也没什么质量!记住哦,过程不快乐,结尾也不会快乐。——事实上,我相信拖延君的这番话是有道理的,否则他不会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了四年,并且让我四年来除了考上了博士,其他方面毫无任何我自身能够认可的起色,并且,最悲催的是,我忘了自己是谁了,我忘了原来写这个博客的那个人,虽然我依然还叫糖疯糖心,但是我已然已经不是好多年前,你们记忆中的写博客的我。是的,我承认,拖延君让我看到了我作为一个人最真实的所在,我的生命的信念,其实根本不是每天赚了多少钱,不是发了多少篇核心期刊论文,不是学历,更不是领导的赏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所以我都把跟这些有关,跟提高生活质量有关的东西,统统束之高阁,觉得我不需要他们,于是不管不问,于是拖延,于是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的单位里,插科打诨地坚持了6年——是的,你没有看错,是6年,不是6个星期,不是6个月,是6年。

    关于这6年,我不想多回想多说什么,痛苦的事我不愿意去回想,我只是当下,此时此时,我对这个单位,这份工作,仍然心存感激的。因为它给了我所有做那些看似琐碎但对我又很重要的事情的时间。我只需要,在明年的这个时候,悄悄地,就像拖延君离开我时那样,离开它就可以了。所以我们不谈它,那些都不重要。

    我想谈的是,拖延君到底带给我什么,拖延君,作为一个没有人会喜欢,甚至某些人还写了一本又一本的书教大家如何抛弃他,打败他,把他拍到沙滩上……等等,他,带给我了什么样的生活体验,什么样的世界,以及我与这个世界的对话和思考。(未完待续)

  •                                                     两个胖子的雨天.

                                                                我

                                                          还需要时间.

                                                                画

                                                                圈

  • 通告:叫爸爸的树小姐脑子又出现问题。冲动购物,颓废不求上进,降温不会加衣服,见叔叔阿姨不知道,只看到那谁谁谁的缺点,不想跟任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