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在条条世界的马,

    因为生活在条条世界,

              不知道自己是白马?还是黑马?

              从一个格子、到了另一个格子。

           只能迟钝地行走,迟钝地吃,

     随着,“嘀”,的一声,

    迅速死去。

                                  因为它们只是生活在条条世界的条条马(码)。

  • 眷恋 - [象厂一角]

    2011-10-06

    每天我总是怀着一颗澄明的心醒来,感恩每一天的存在,感谢每一缕阳光对我的眷恋。

    回翻一篇篇博文、一张张旧照,令人唏嘘。原来,人生是这样经过的。

    或许有一天,我能回到过去,我只想亲吻每一朵我拍过的花,拍过的树叶,拥抱每一个经过我的人。

    轻声为你们歌唱。

  • 追踪七色光 - [类人猿]

    2008-09-24

     

    好象愈加想念那些在远方的人,

    那些在彩虹彼端的你,

    想念你是因为我们曾经面对着露出欢笑,

    是因为我们曾经那么近地并肩坐着,听着餐厅放的同一首歌.

    我在想,

    我们将来什么时候才能泡上一壶茶,我看着你的膝盖,听你讲讲最近的事.

    回忆是个顽固的家伙,

    而且,

    总是让我情不自禁想流泪.